首页 > 书库 > 《上天难欺》下民易虐上天难欺意思 T吧 上天难欺下克上

上天难欺

出版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蒋世杰原创的出版小说《上天难欺》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郝明怀,塔塔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进了我的房间,我泡了两杯茶,我俩就边喝边聊起来。聊着聊着,就聊到我的工作。聊到我的工作,自然就扯上了宦海淳,此后,话题就一直在宦

|更新:2019-11-05 18:12:4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蒋世杰原创的出版小说《上天难欺》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郝明怀,塔塔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进了我的房间,我泡了两杯茶,我俩就边喝边聊起来。聊着聊着,就聊到我的工作。聊到我的工作,自然就扯上了宦海淳,此后,话题就一直在宦

《上天难欺》免费试读

进了我的房间,我泡了两杯茶,我俩就边喝边聊起来。聊着聊着,就聊到我的工作。聊到我的工作,自然就扯上了宦海淳,此后,话题就一直在宦海淳的身上打转。诸葛大爷喝口茶,笑眯眯地说:“你的意思我明白,不就想让我给你说说宦二狗子的事吗!”

我笑笑说:“老爷子,你还别说,我还真的惦记着这事呢。别的不说,那侯专员把他从山上带下来,为什么没有带他到孜胥地区去,而留在了桑梓县,怎么又当起了桑梓县委通信员,又是怎么提了干的。听起来就像一个传奇故事,不能不让人好奇。”

“好吧,”诸葛大爷说,“那就给你详细地讲一讲那段往事吧,免得你老惦记着它。”于是,他给我讲了一个带有传奇色彩的故事。

上个世纪70年代末,孜胥地区行署的侯专员去桑梓县兴修水库的工地上视察工作。路过一个山口时,他的吉普车陷进了泥沼里,怎么也弄不出来。离水库工地又有一段距离,当时又没有手机之类的通讯工具,眼看着太阳已经落山,天黑之前弄不出车,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山沟里,可怎么得了。正在他们六神无主之时,看见一个青年,牵着一匹马,从一个山包那边转过来。秘书们便向青年人喊话,青年听到后就毫不犹豫地牵着马过来了。

“年青人,这儿离水库建设工地还有多远?”侯专员拍着青年的肩问道。

青年不知道有多远,就指着远处的山说:“在那——塔塔。”

“那塔塔是哪呀?”专员的秘书问。

青年说:“翻过这座山,有一条河呢,河水大得很……”

秘书听他说得啰唆,就打断他的话,对他说:“你替我们给指挥部传个话好吗?你就说地区侯专员的车陷进泥沼里出不来了,叫他们派辆大卡车来。”

青年看了秘书一眼,没有马上答应秘书,而是靠近吉普车,猫着腰,看了看车轮陷进泥里的程度,直起腰,拿脚在车的保险杠上使劲蹬了一下,对侯专员说:“这车能不能套马拉?”

“你是说用你这马把车拉出来?”专员指着他的马问道。

青年点点头。侯专员问司机:“行吗?”

司机说那就试试吧。说着从吉普车的后备箱里拿出来一些绳索、钢绳和棉衣之类的东西,青年用这些东西麻利地做了一套车套绳,套在马身上。司机上车发动着车子,青年扬起马鞭子,在空中甩了一个响,嘴里喊道:“嘚儿——啾!嘚儿——啾。”那马憋足了劲,向前一拉,与此同时,司机加大油门,轰的一声,车轮下飞出两溜儿泥浆。在一阵轰鸣声中,吉普车从泥沼里冲了出来。

青年在一片赞扬声中把车套绳卸下来,望着侯专员嘿嘿嘿地笑。侯专员拍着他的脑袋,一个劲地夸他,他差不多有点得意忘形了。

侯专员他们收拾了一下车上的东西,上了车,在青年的引导下,一路坎坷,赶天黑到了水库建设工地。侯专员一行进了指挥部,还没等总指挥作指示,那青年就端来了洗脸水,拿来了毛巾、香皂什么的,请侯专员洗脸。之后,他就一直侍候着侯专员,直到休息,他才离去。

第二天,总指挥一行人等陪同侯专员视察水库建设工程工地。在陪员中,那青年像影子一样,不即不离地在侯专员的左右晃荡着,显得有点不伦不类。但他似乎对侯专员的心思了如指掌,侯专员需要人提供服务的时候,他总能在第一时间出现在侯专员的面前。比如,侯专员上山时,他会不失时机地递给专员一根木棍;侯专员需要喝水时,他总能把水壶递到专员的手上。他的行为举止,引起了侯专员的注意。侯专员就拍着他的头,亲切地问他:“小鬼,叫什么名字?”

青年不好意思地说:“宦海淳,”他低了头,有点腼腆地说,“他们都叫我二狗子。”

“哦,”侯专员摸着他的头说,“好小伙子,挺有出息的!”

就这样,侯专员在水库建设工地待了两天,宦海淳就如影随形地跟了两天。侯专员越发喜欢他,左一个说他机灵,右一个还说他头脑灵活。侯专员在水库的视察活动结束后,就要打道回府。见这二狗子仍然随在他的身边,专员把他叫到跟前,拍着他的头说:“小鬼,我想带你下山去,你愿不愿意跟我们走?”

宦海淳咧着嘴,有点傻呼呼地笑着。一旁的总指挥笑眯眯地问侯专员:“这么一个愣头青,斗大的字识不了几个,你带他去干什么呀?”

侯专员说:“这年青人鬼机灵鬼机灵的,去给我当个通信员,我看挺合适的。”

总指挥就对侯专员说:“专员好眼力!这小子原来跟着他们生产队的人一起在工地上劳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发现这小子脑子灵活,有眼色,就抽到指挥部,给指挥部当通信员。这几天指挥部放马的人生病回家了,我让他临时给我放马,不想被专员您给碰上了。让他当您的通信员,也算是专业对口,算这小子走运。”总指挥转身对宦海淳说:“哎,你小子时来运转了,还不赶快谢过侯专员!”

宦海淳憨笑着,给侯专员鞠了个躬。之后和侯专员一行,告别总指挥他们,乘着吉普车,向山下开去。

侯专员一行下山来到桑梓县,驻进了县招待所,一夜无话。第二天,侯专员一早起程,赶往另一个县去视察工作,不知什么缘故,竟把宦海淳给丢在了县招待所。他无所事事,就帮服务员们搬搬煤、劈劈柴、担担水、烧烧火,打扫打扫院子什么的。没过几天,县招待所上上下下的人都认识他了,就指使他干这干那的,他也就乐此不疲,颇受服务员们的喜爱。

这样住了十几天,不见侯专员的面,所长就有点为难了:这样一个大活人,虽说干点小活,就算不是白吃白住,但他不是所里的职工,没有工资(当时没有临时工一说)又不好给他个岗位,暂住几天还行,时间一长,就不好处理了。打发他走吧,听说是地区的侯专员带来的人,让他就这样住着,人是要消费的,怎么开销?于是就向县委办公室做了汇报,办公室做不了主,就汇报给了县委书记郝明怀。郝明怀听说是侯专员带来的人,就让所长把宦海淳带到他的办公室。郝明怀问了问他的来历,就拿起电话,给有关方面打电话。宦海淳见书记的屋子里有点乱,就麻利地收拾起来,把零乱的报纸收拾整齐,把别人坐皱的床单抚平,之后拿块抹布,把桌椅给擦了个干干净净。赶郝明怀把电话打完,其办公室就像换了个样似的。他为这小子的麻利和乖巧所折服,他又问了问宦海淳的一些情况,问他:“侯专员说没说过,他带你去干什么?”

宦海淳说:“那天专员说要我当他的通信员。我在指挥部就是通信员,我们总指挥还说过,当侯专员的通信员是‘专业对口’呢。”

郝明怀扑哧一下笑了,笑过之后就对他说:“侯专员一时半会儿联系不上,要不这样,你先留在我这里当个通信员,就让你继续‘专业对口’。等侯专员联系上了,再把你送到侯专员那里,你愿不愿意呀?”

宦海淳连说了三个愿意。于是,宦海淳就当起了桑梓县委的通信员。

“这就是二狗子,现任乌酉市的市委书记宦海淳。”诸葛大爷说。

我笑笑,没有说什么,心想,这宦海淳是个好人也好,坏人也罢,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他天生善于察颜观色、随机应变,为人处世工于心计。这样的人涉足官场,正可谓如鱼得水。如果心术摆正,则可能大贤大能,为老百姓做点好事;如果心术不正,则纵横官场,左右逢源,玩弄权术于股掌之间。我这样想着,嘴里却说:“宦书记可真正是从最基层干上来的呀!”

“可不是嘛。”诸葛大爷接着他前面的话题,娓娓道出了宦海淳的一段历史。

凭着他的机灵善变和勤快好动,通信员干了两年,就转为国家干部,仍然留在桑梓县委办公室,起初干点收收发发、打打印印、跑跑腿、打打杂之类的工作,后来专门跟随书记、副书记下乡、出差。因为他比县委所有的秘书都熟悉书记们的生活习惯,谁也没有像他那样把书记们侍侯得称心如意。这样跟了一段时间,有一天郝明怀问他:“派你到公社里工作一段时间,在基层锻炼锻炼,你有没有意见呀?”

宦海淳忙说:“看书记说的,我的一切都是书记给的,书记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哪有什么个人意见呀!”

“这就好,”郝明怀说,“不过,你可要注意哟,再不能说‘我的一切是书记给的’这样的话。记住,你我都是国家干部、人民的公仆,应当服从组织分配,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明白了吗?”

宦海淳连说了三个明白了。

“本来,在组织决定之前,个人不宜透露动议干部的事。不过,你在县委领导身边干了这么些年,又是工农干部,和你说说,我想也不会有什么不妥。”郝明怀望着他说,“如果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在全县的公社中选一个,你选哪个?”

“本来,这不是个人选择的事,书记派我到哪里,我就到哪里。书记要我选择的话,我愿意到最边远的公社去。”

“这是你的心里话?”郝明怀笑着问。

“书记要是不信,我把我的心掏出来让你看看。”宦海淳做了一个掏心的动作,有点激动地说。

“那你就到你的家乡去

《上天难欺》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蒋世杰)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上天难欺》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