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独游》独游txt 章节在线试读 独游by酒精过敏

独游

游戏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独游》的小说,是作者酒精过敏创作的游戏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哦,你是替埃尔德来取他的血液分析仪的。”尽管我一句话也没有说,但这个古怪的炼金术士埃奇威尔仍然一眼就看出了我的目的。我不知道他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08 09:09:0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独游》的小说,是作者酒精过敏创作的游戏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哦,你是替埃尔德来取他的血液分析仪的。”尽管我一句话也没有说,但这个古怪的炼金术士埃奇威尔仍然一眼就看出了我的目的。我不知道他

《独游》免费试读

“哦,你是替埃尔德来取他的血液分析仪的。”尽管我一句话也没有说,但这个古怪的炼金术士埃奇威尔仍然一眼就看出了我的目的。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或许这就和我头脑中的那些莫名其妙的知识一样,是一种天生的本能吧。

“我没办法现在就把它交给你,那上面还有一个小零件没有完成。我需要一些特别的原料,如果你能帮我把它们搞到手,我很快就可以把东西交给你。你得去城西废弃的矿洞中找一种叫做石英岩玉的的矿物,那是一些白色闪亮的岩石,你不会把它们搞错的。你可以用这把镐头把它们挖掘出来,把这个袋子装满,别忘了带上火把。不过,你最好小心一点,那里现在似乎正被一群大蝙蝠盘踞着。”

虽然在口中征询着我的意见,但他并没有给我表示反对的机会。话音刚落,他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取出一把镐头、一只大口袋和一支火把,放到我的手里,然后就立刻把我抛在一边,转过身去继续他那疯狂而又危险的炼金试验了。

拿着工具,我尴尬地站在一旁,不知该怎么做才好。按照礼节(虽然我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知道这种礼节的),我似乎应该向这间房子的主人道别后再离开的比较好。但看着他专心忙碌的样子,我又害怕自己会唐突地打扰他的研究。

局促地站了半晌,我才下定决心向他道别,这时候,我忽然嗅到空气中突然生出了一种焦苦的味道,在战斗中锻炼出来的本能让我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猛然间,一团炽热的红色在我的面前绽放出刺目的颜色,一道澎湃的热浪随之而来,瞬间灼过我的面颊。于此同时,巨大的爆破声骤然响起,犹如惊雷在我耳畔炸响亮。在这短暂的片刻间,我只来得及俯身抱头趴在地上,感受到各种碎片擦着我的头皮惊险地掠过。

当一切回复平静,我才有勇气试探着抬起头打量一下四周。房间里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因为一切原本就已经变得混乱的不能再混乱了,这次爆炸带来的混乱完全可以忽略不计。试验台铁架子上翻腾的黑烟依旧,炼金术士埃奇威尔炸裂的衣衫和燎黑的面膛也一切如旧。

“别担心……”他再次嘿嘿一笑,露出两排白牙。不过他的笑容怎么看也无法让人放心——一无论是偏执的疯子还是脑壳被炸坏了的智障,笑起来似乎都应该是这副尊容。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意外。”他面不改色地继续说道,仿佛这一切理所当然。

立刻,我把所有的社交礼节统统抛到了脑后,用最快的速度连滚带爬地冲出了埃奇威尔的家。我发誓,这时候就算是一条巨龙也别想把我重新拉回到这个房间中。向他告别?别开玩笑了,这鬼地方我一秒钟也不想呆——好吧,我承认,是不敢呆——我并不是那么地畏惧死亡,但是让我在一个神经错乱的疯子引起的爆炸中被一只裂了口的破碗莫名其妙地砸破脑袋白白送命,这种不名誉的愚蠢死法是我绝对无法接受的。

按照埃奇威尔的指示,我走出卡普纳维亚城的西侧的城门。天已经全都黑了,无论是城里还是城外的人都少了很多,只有偶尔的几个涉空者在我的视野中闪过,也是目光呆滞、行色匆匆。

人少了,在城外游荡的野兽自然多了起来,不过现在,在城门口徘徊的这些一、二级的鸟兽已经无法再对我构成任何威胁了。实际上,即便我在很近的距离上从它们身边走过,它们也不会再像以前一样对我穷追不舍——我想这是因为我的灵魂强度远高于它们的原因。即便如此,我在行走时还是注意和他们保持着相当的距离——尤其是城墙根附近那些成群结队的母鸡们。

按照魔法地图上的标注,我延着一条小路走到尽头,沿途轻松除掉了几只对对手的实力缺乏基本判断能力的野狗,终于发现了一个破败的矿洞口。

这明显是一个废弃的矿洞,洞口用木料搭成的房檐已经被严重地蛀食,上面还结满了大片的蜘蛛网,但还很结实。矿洞里面的甬道也用粗大的木材牢牢地支撑住,甬道的地面铺着两条长长的铁轨,一端伸出洞口,另一端则指向黑不可辨的矿洞深处——这个实用的设计是矮人族的杰作,这些天生热爱制造的种族用这种方法能够迅速快捷地把矿石运出地面。

几只巨大的蝙蝠在洞口徘徊,它们飞得并不高,就连巨大的耳朵和丑陋的利齿都清晰可辨。它们的力量与它们凶狠的长相并不相称,这种名叫“大蝙蝠”的生物只有三级,并不难对付。我不想惹来一大群蝙蝠的围殴,贴着一侧山壁向矿洞口走去。一路上只有三只蝙蝠发现了我,我没费多大力气就干掉了它们。

走进矿洞,我点亮了火把。火把并不是很亮,只能照亮我前后不到二十步的距离。晃动的火光荡漾在四周的石壁上,让我感受到一种别样的压迫感。没走出几步,一团闪着晶莹光泽的白色固体出现在我的视野中,我知道,这就是我要找的石英岩玉了。我把火把插在一旁,取出口袋和镐头,很快把它挖了出来。这种矿石比我想像得要坚硬,几次震得我双手发麻。我把它丢到口袋中,又把口袋放进我的魔法背囊里,拾起火把,继续向前。

这个矿洞很深,越往里走遇到的蝙蝠数量就越多,也越厉害。我往里走了挺久,矿石越挖越多,遇到的对手也已经变成了两只并排出现的五级“吸血蝙蝠”。这种毛色发红的巨大蝙蝠天生带有一个吸血的技能,在撕咬时能够把我的部分生命力吸收成自己的生命力。这已经是我能够对付的极限了,如果不是牛百万临走时送给了我不少生命药剂,我恐怕根本支持不到这里。

还差最后一块矿石就能把口袋填满,我决定再往前走一点,挖足了矿石就退出去。很快,我就在甬道便发现了一块晶莹发亮的石英岩玉。我兴冲冲地走过去,掏出镐头立刻把它挖到手,完成了我此行的目的。就在这时候,我听见从矿洞内侧不远处传来了一阵“砰砰”的轻响。

我循声走过去,发现就在前边不远的一个拐弯处,一个五短身材、结实强壮、把长长的红色胡须编成小辫子的家伙正挥舞着一把大铁镐,用力地在墙上刨着。那柄铁镐很大,几乎比我手中这一把大出两倍有余,而与之相对应的是,它的使用者身材十分矮小,恐怕头顶还不到我胸口的位置。矮小的身材与巨大的镐头之间构成了一种极不协调的滑稽感,让人不由得担心这个人会因为用力过猛而被自己的工具甩飞出去。

无论是身材还相貌的特征,都证明我眼前的这个人是一个血统纯正的高地矮人。坎普纳维亚东北方的金石堡就是一个矮人的城市,两地之间之有不到三天的距离,所以在坎普纳维亚附近并不难找到矮人族的行踪。

人类在黑暗狭窄的空间中会更多地感受到孤独,尤其当四周还满是致命的吸血野兽的时候。所以,在这里看见一个有着相同目标的同行者让我倍感亲切。

“你好。”我高兴地向他走过去,友好地冲他打了声招呼,“我没想到这里还会有人在。”

“挖矿好才是真的好……”他目不斜视,手中的工作丝毫没有停顿,言辞间丝毫也没有掩饰对自己工作的热爱和执着。

“哦,是吗?那你的收获怎么样啊?这应该是个废弃的矿洞,难道还有什么好东西留下来了吗?”我好奇地问道。

我话音刚落,这个矮人矿工突然用粗大的嗓门无比自豪地大声高唱起来:“咱们矿工有力量,嘿,咱们矿工有力量……”

看得出,这个家伙对自己目前的工作很满意,并且非常为之骄傲。不过他那过于热烈的表达方式实在让我有些吃不消。

“你在这里多久了?我是说,你看起来在这里呆了很长时间……”我迟疑地问道。

“挖矿还是毁灭,这是个值得考虑的问题……”他的语气忽然变得激愤而沧桑,说出的话语沉重深远、发人深省。或许只有一个词能够形容他话语中深邃的特质,那就是——答非所问!

“嗨,你还好吗?你没事吧?”对他的反应,我实在是有些担心。他看上去并不像是神智错乱的样子,可他的每一句回答都和我完全搭不上话茬。

“我扑在矿石上,就好像饥饿的人扑在面包上!”他对我的问题置之不理。

“你没有听清楚我说的话吗?”我快要被这个偏执的矿工逼疯了。原本我以为找到了一个志同道合的伙伴,没想到他只是纯然地胡言乱语。

“我要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挖矿中去!”他依然信誓旦旦地坚决回答道。

……

就这样,我和他进行了一场诡异而又令人费解的交流。自始至终,这个相貌粗鲁的矮人都在用像诗一般的语言和我对话,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那么的意味深长,而又如此的词不达意。最神奇的是,无论他说什么,都在对“挖矿”这项事业和“矿工”这个职业进行着毫无保留的讴歌和赞美。在他的口中,“挖矿”简直就是世界上最崇高最伟大的职业,挖矿的生活套满了荣誉的光环,辉煌壮美,而身为一个矿工,用他的话来说,那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如果此时旁边有人在观看我们的对话,他会看到这样一个有趣的

《独游》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酒精过敏)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埃奇威尔,石英岩)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酒精过敏)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独游》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埃奇威尔,石英岩),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