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谁偷了谁的忧伤》谁偷了谁的青春 现代言情小说 谁偷了谁的忧伤傲娇受

谁偷了谁的忧伤

现代言情已完结

完结小说《谁偷了谁的忧伤》是玲小旭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权煜玄,丁宁,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说得还开心?”权煜玄松开手中的东西,“挺有意思啊,大婶!” “刚刚的话应该没有被广播吧!”如果是这样的话,她发誓绝对要和着小子

|更新:2019-11-22 00:13:2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谁偷了谁的忧伤》是玲小旭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权煜玄,丁宁,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说得还开心?”权煜玄松开手中的东西,“挺有意思啊,大婶!” “刚刚的话应该没有被广播吧!”如果是这样的话,她发誓绝对要和着小子

《谁偷了谁的忧伤》免费试读

“说得还开心?”权煜玄松开手中的东西,“挺有意思啊,大婶!”

“刚刚的话应该没有被广播吧!”如果是这样的话,她发誓绝对要和着小子势不两立。

“你说呢?”

就是这种似笑非笑的眼神最让人讨厌了,“你这只脑子里全是盲肠的家伙,到底想怎么样,不就是拿了你的破校牌吗,还给你就是了!”丁宁愤怒的将手中的校牌扔给权煜玄,“拿走赶快滚!”

“大婶,更年期到了吧,记忆力这么差,这是我的校牌吗?”鄙夷的看了看地上的东西,权煜玄从座位上站起来向她走近,丁宁一步步后退,他一步步逼近,“大婶,挺有活力,那我准许你暂时做我女朋友吧,直到我腻了为止!”

她发誓,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想要把一个人扔到海里喂鱼,她不是暴力主义者,但是有些人不使用暴力是解决不了的。丁宁一拳挥出去,可是没有得到预期的效果,反而自己被困在墙和某只脑残之间。“想追姑***人多得是,姑奶奶才不稀罕做你女朋友,你以为有钱一点点,聪明一点点,所有人都要巴着你吗,少自恋!”鄙视的眼神谁不会啊,哼!鄙视你!

“我只是告诉你,没打算征求你的意见,还有,我的校牌,今天晚上到我们学校门口等我!”再一次鄙视的看了她一眼,头也不回的走出广播室,留下还没反应过来的丁宁和已经石化的众人。

还好那个权煜玄没那么变态,如果她在广播室里说的话被播出去的话,那她就是真的死定了,小企鹅一定会杀了她的。不过也脱那个家伙的福,现在她成了全校的焦点,居然还有一些脑残女生摆脱她送情书。校牌被她忘在家里了,可是大中午的回去可真不是人收的罪啊!刚刚准备敲门的时候,屋里传来的争吵让她止住了脚步。

“我们多年了,我到底哪一点对不起你了,你这么对我,你好意思面对丁安和丁宁吗!”是母亲歇斯底里的叫声,虽然老妈平日里嗓门就比较大。但是从未如此绝望过。

“你是没有对不起我,是我对不起你们,但是我已经没有办法回到过去到处和人借钱受人白眼的日子了,这样不是很好吗,我会给你一大笔钱,足够安安和宁宁长大成人衣食无忧了,你怎么就这么固执呢!”父亲有些烦躁和不耐烦的声音,“反正这婚是离定了!”

丁宁默默的转身离开了,她没有勇气推开那扇门,没有勇气面对绝望的母亲和冷血的父亲,去年父亲不知道是做了什么生意,发了一大笔才,自那之后家里逐渐富裕起来,一开始大家都很享受在亲戚面前扬眉吐气的感觉,后来这个家逐渐的变了,父亲开始整天的不在家,甚至一个星期也不回来一次,老妈平时在他们面前说不介意,还大着嗓门说她老公绝对不会背叛她。直到现在她才渐渐懂了哥哥跟她说过的话,有时候说话大声不代表自信而是给自己的一种心理暗示,其实妈妈早就知道了,只是她的自尊不允许自己相信,所以只能不断说服自己,而她这个傻子居然还相信了母亲的话,患难夫妻之间没有背叛,如今想来还真是可笑。

“宁宁,你怎么了,脸色这么苍白?”赵小猪走过来摸摸她的头,“回家一趟就中暑了,我记得蟑螂的生命力可是很强的!”

玩笑的话让她心里稍稍温暖了些,“我知道你的生命力很强,不过这跟我有关系吗?”她不可以倒下,她还有那个倔强的妈妈。

“哼,这么说,亏我还准备今天晚上陪你到翔宇去呢!”

“我看你是为了去看帅哥吧!”糟糕,回去拿校牌的,可是,该怎么和那个家伙解释呢?

“呵呵,一半一半啦!”

自知有些理亏,一放学就拉着赵小猪在翔宇门口守着,咳,其实还是翘了一课的,不然也赶不上啊,要是让那位少爷等的话估计会火气更大,从赵小猪打听到的消息得知,范水这所破高中居然还是那家伙母亲办的,还是少得罪的好!

“煜玄,你今天是开玩笑的吧!”

“什么?”

“让暴走女做你女朋友啊,这不是拍电视剧,不带这么吓人的吧,贫民女配上贵公子,天才配白痴?”葛新大叫道。

“你说呢!”权煜玄不答反问。

“我没你那么聪明,直接说吧!但是如果你是耍人的话,好像有点过了!”葛新挠挠头,拼起两张桌子睡起觉。

“哎,煜玄已经走了,你还睡,你要上晚自习?”小胖子拍了他一下,“走了!”

“啊?我还以为还有一节课,怎么一个下午这么快就过去了,我还没来得及回味呢!”慌忙从桌子上蹦起来追了上去。

“对啊,你忙着和周公的女儿约会,梦里回味呢!”小胖子调笑着。

丁宁和赵小猪可怜兮兮的坐在校门口的花坛上,“他们学校放学怎么会这么迟呢,都五点了!”赵小猪不满的嘟囔。

“小姐,才五点,我们国家哪个高中五点就放学的!”白了她一眼,可是学校里却三三两两的人走出来。

“就是这所学校啊,你看,放了!”

真是太变态的学校了!羡慕嫉妒恨ing“盯着,看看那群家伙!”

“你说就他们几个,在这一群书呆子里难道会注意不到,帅哥哎!还有一个超级正太!”

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会来这里,平时玩的再疯她也不敢进酒吧的!有些胆怯的看着周围的灯红酒绿,倒是赵小猪放得开,正在跟春秋衫一起热舞。

“你害怕?”权煜玄一直在一边默不作声,忽然冒出一句,“我以为你胆子挺大!”

瞧瞧,他那是什么眼神啊,“谁说我害怕了,我才不害怕!”端起桌上的饮料和了一大口,“咳!咳!这是什么?”她就是看里面有一大块冰,还以为是饮料。

“威士忌!”

“什么!这就是传说中的威士忌,嘿嘿,贵族饮品哎,再来一杯!”呃,头好晕,可是今天不想回家,也不能回家。借酒消愁愁更愁果然没错,平时酒量那么差的人,居然连喝了两杯威士忌都没事,所说的没事就是没有晕过去,但是如果丁宁此时是清醒的估计会非常的希望自己可以晕过去,因为——“咦,帅哥哎!”笑呵呵的朝对面的权煜玄凑了过去,“来,小爷,给姑娘我笑一个!”醉醺醺的用手臂勾住权煜玄的脖子,赖在他身上,“不笑啊,那姑娘我就给你笑一个!”说完咧嘴笑了一下,完事就趴在了权煜玄的身上,他倒是没有立马推开,就这么任丁宁吊着。过了一会儿,丁宁又傻乎乎的抬起头,“我告诉你哦,最近我,我好倒霉,遇见了一只脑残猪,虽,虽然他长得很帅,不过我,我是不会承认的,因为他的嘴巴简直是坏透了,坏到我想要咬他!”然后恶狠狠的对着权煜玄咬咬牙,又像是小狗似的在他怀里拱拱。跳完舞回来的赵小猪看见这幅情景吓了一跳,赶忙上前将她拉回来,可是却被那个醉鬼一把推开了,“你,你干嘛抢我东西啊!”说完还示威似的在权煜玄脸上亲了一口,“这个帅哥是本小姐的,谁都不许抢!”一旁看戏的春秋衫也快晕过去了,天知道今天权煜玄是吃错了什么药,这家伙不是一直都有洁癖的嘛,居然还没有推开暴走女。不过还好,权煜玄还没有太过不正常,就在被丁宁亲了一口之后,就把她挂在自己脖子上的手给拉下来。

“这家伙醉了,你带她回去吧!”赵小猪点点头,拉起醉鬼就要走,可是醉鬼一听说是回家就死命的赖着。

“不要,我不要回家,不要回家!”一下子瘫在地上耍赖。

“宁宁,再不回去的话伯母可是会生气的!”

“生气?我妈现在哪有时间管我啊,她还要留点力气和我爸斗呢,我,我回家干嘛,帮忙大我爸吗?”丁宁讽刺了笑了起来,“赵小猪,我现在可是无家可归的孩子了,你可不能不要我!”

“可是——”

“我就待一会,一会儿好吗?”可怜兮兮的撒娇,赵小猪只得无奈的将她扶到沙发上,可是丁宁还不安分的要喝酒,还灌了赵小猪不少,最后两个女孩子都喝得醉呼呼的,最后只得将她们都带回了权煜玄家。

“帅哥,你怎么不说话!”被权煜玄扶着的丁宁又开始不安分,在权煜玄脸上捏捏,一下子被摔在了地上,磕磕绊绊的爬起来,“帅哥,你害羞了!放心啦,我又不是奇怪的大叔,别害怕哦!”说着又凑上前,被权煜玄拎着扔进了车里。

“啊!!!”某市的高级别墅里传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导致连续几天该别墅的佣人做恶梦,“我怎么会在这里?”看着周围睡得横七竖八的一群男生,她昨天明明是跟着权煜玄去了酒吧,然后,然后,呃,应该是喝醉了,“谁可以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一声狮吼将所有人都震醒了!赵小猪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却发现自己被春秋衫搂在怀里,啪的一个耳光甩过去,“色狼,你干什么!”

“该死,你们两个暴女,早知道就把你们仍在那里了,好不容易将你们拖回来,还吃力不讨好!”春秋衫生气的揉着自己的脸颊,“要不是你睡觉的时候老是踢人,你以为我会抱你这种干煸四季豆啊!”

“你!”赵小猪气得脸通红,“糟了,我妈知道我昨晚一夜没回去我就死定了!”想起了关键事,急急忙忙的拖着还在愣神的丁宁就要往外跑,丁宁一个没注意脚下被一条不知道是谁的腿绊了一下,倒在地上。

怎么一点都不痛,嘴唇湿

章节在线阅读

《谁偷了谁的忧伤》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玲小旭)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权煜玄,丁宁)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玲小旭)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谁偷了谁的忧伤》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权煜玄,丁宁),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