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猫言红尘:最后的醉金香》 蕾丝 猫言红尘:最后的醉金香年下攻

猫言红尘:最后的醉金香

短篇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胭脂雪原创的短篇小说《猫言红尘:最后的醉金香》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梅姐,猫爷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梅姐嘴角勾起,眼角飞扬,颇有几分霸气侧漏:“因为我是这里的老板娘。” 桔子一笑,没有再多说什么。从吧台上拿回那叠钱,很是随意的塞

|更新:2019-12-02 00:15:0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胭脂雪原创的短篇小说《猫言红尘:最后的醉金香》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梅姐,猫爷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梅姐嘴角勾起,眼角飞扬,颇有几分霸气侧漏:“因为我是这里的老板娘。” 桔子一笑,没有再多说什么。从吧台上拿回那叠钱,很是随意的塞

《猫言红尘:最后的醉金香》免费试读

梅姐嘴角勾起,眼角飞扬,颇有几分霸气侧漏:“因为我是这里的老板娘。”

桔子一笑,没有再多说什么。从吧台上拿回那叠钱,很是随意的塞进裤兜里,在一众或惋惜,或极度的目光中,转身出了醉金香。

不过,仅仅过了四个小时。华灯初上的时候,她便又出现在了这里。

不同的是,这次她穿着一条洁白的,高领无袖连衣裙。白皙的胳膊挽在一个中年男人的臂弯里。

这个中年男人是云州本地首屈一指的青年企业家。和那些矿老板不同。他的发迹完全可以录制成一部青春励志片。

他原来只是万千背井离乡的农民工里的一员。机缘巧合赚到了钱,回乡创业。一跃成为云州城数一数二的创标兵。如果打开云州地方台,几乎每天都能看见他的身影。

这样的人,能够来到醉金巷这条大街走一遭,就足够整条街蓬荜生辉了。

梅姐当然不敢怠慢,怕乱七八糟的客人冲撞了这位尊神,还特意关门歇业一晚,就为了招待这个人。

那人对于梅姐的招待未置可否,开门见山的告诉梅姐,他是来帮桔子租房子的。

猫爷当时很奇怪,桔子为什么非要住到醉金香?

梅姐只是对着年轻的我,长叹了一声。

印象中,梅姐在只对着我的时候,身上总是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忧愁。

我知道,梅姐是不愿意桔子住进来的,她只不过是迫于那位尊神的压力而已。

桔子就这么住了进了。梅姐是个合格的房东,并不像拘束别的小姐那样要求她。我甚至能感觉到,梅姐在刻意孤立桔子,想让她自己离开。

可梅姐越是这样做,桔子越是恨不得使出浑身解数留下。

她每天和清洁工抢着干活儿,十分有眼色的帮梅姐怼那些想乍刺的小姐。无所不用其极的招揽客人。

猫爷曾亲眼看见,一个被别的小姐嫌弃的土肥圆,正要发火,被她一把搂住脖子,软语温存,瞬间心花怒放。然后两人一起离开了醉金香,直到第二天上午,桔子才踩着小碎步,哼着小曲儿回来。顺便买了很多好吃的,除了那几个时刻想要给梅姐添堵的女人,剩下的每个人都有份。

猫爷记得,因为这件事,佳佳还闹了一场,让胖子给她做主。不过,胖子再横也不敢得罪桔子背后那尊神。最后佳佳没讨到好处,反而被胖子打了一顿,逼着她给桔子下跪道歉。

猫爷到现在还能想起桔子那时的眼神。她看佳佳,就像看一坨垃圾。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满是厌恶和鄙视。

那种厌恶和鄙视,很深刻,和对着梅姐时的谄媚不同,更和对着客人时的虚与委蛇不同,以至于猫爷垂垂老矣,仍旧清晰的记得。

那段时间,因为桔子这个绝色美人儿的存在,醉金香的生意分外的火爆。能在醉金香订到餐厅位子,变成一件很有面子的事。很多当地名流,都开始云集这里。

然而只有我和梅姐知道,醉金香的厨子还是那个厨子,饭菜并不精致,也并不是美味的令人难以割舍。

梅姐却并没有因为日进斗金而高兴,她拒绝了桔子出台的一切抽成。一而再的劝她离开。

桔子每每顾左右而言他。梅姐终于忍不住,在一天上午,将桔子所有的东西都扔到了大街上,让她滚,远远的滚出云州城,永远都不要回来。

那是猫爷有生以来,第一次见梅姐暴怒到失态。真的,她连那个眼镜男一去不回头,都没有这样生气过。

可桔子就是不走。她站在醉金香门前吆喝:“走过路过不要错过,醉金香不定时大酬宾。我面前的东西全部免费赠送。”

她首饰盒子里的首饰,甚至兜里的硬币都送给了路人,最后只剩下她和她来时装在双肩包里的那只京叭儿——吉米。

“我现在一无所有,你把我赶出去,我就只能饿死,渴死在街头。”她抱着京叭儿,微蹙着黛眉,用欢快愉悦的眼神望着梅姐,像个恶作剧得逞的孩子。

梅姐铁青了脸色:“疯子。”

我却知道,她心软了。

之后,桔子更加过的肆意张扬,也更加讨好梅姐。她总喜欢嗲着声音,拐着腔调叫梅姐:“亲爱的妈妈桑。”不知道哪里的方言,温婉又甜美。

每当这时,她的眼睛里就跳跃起璀璨的光芒,很亮,很美。

梅姐却每次看见她,越发的喜欢叹息。

如此大约过了两年,也是个金秋时节的午后。桔子没有像往日那样早早化妆打扮起来,而是披头散发靠在床头抽烟。

高级女士香烟的味道,弥漫了整个屋子。她望了望蹲在她化妆台上的我:“猫,替我和梅姐告个别。我……不敢见她……”

她的声音前所未有的涩哑,令我忍不住升起一股不详之感。

果然,下一刻她抱起吉米,亲昵的将脸颊在它脸上蹭了蹭,猛然掐住它的脖子,将可怜的京叭儿扼在了床上。

猫爷心中顿时警铃大作,竖起了全身的毛,大吼一声:“放开那可怜的孩子。”

可桔子已经疯了,她根本不听。猫爷急得团团转,第一次觉得,如果自己是人该多好。

我慌忙跑去叫人帮忙。那个时候我还不认为她是真的要扼死吉米,我以为她只是心里憋闷,想要发泄。

我从走廊上穿过,试图截留住那些行尸走肉般的女人。佳佳,小李还有小红。

不对,小红那时候还没来。猫爷上了年纪,记串了。

总之,我那怕能截住一个也好。可她们全不理我。

我急得团团转,跑去门口迎梅姐。偏偏在这节骨眼儿,她接到那个讨厌的中学教师的电话,出去了。

我至今不明白,梅姐为什么对那个粗鲁的穷教书匠和别人不同,把他的母亲,快要当成自己的母亲一样去孝敬。

只要一个电话,她跑的比孝子贤孙还快。这是迄今为止,我对梅姐最无法理解,最感到不满的一件事,时时刻刻,如鲠在喉。

如果那天,梅姐没有出门。吉米就肯定不会死,那么,说不定桔子也不会死。

《猫言红尘:最后的醉金香》精彩评论

    群像。(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成长也许很曲折,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就凭这个卷首语+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国足都能出线,你还有什么不可能”,我就要强推这《猫言红尘:最后的醉金香》,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edit:情怀用力过猛-1;部分情节文青虐主-1;超出作者(胭脂雪)圈子的部分略失真-1;校园生活活灵活现+1;脑残反派比例少+1;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10086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