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帝后》帝后他还在跑路 GL 帝后男妃文

帝后

古代言情已完结

依小懒新书《帝后》由依小懒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沈墨,冉云歌,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待雪露、雪霜两姐妹离开车箱内,车速变得很平稳时,冉云歌就细细的观察着沈墨脸上的表情,拿出银针用烈酒消毒之后就在沈墨的头上插上,凝聚心

|更新:2020-01-14 00:16:3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依小懒新书《帝后》由依小懒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沈墨,冉云歌,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待雪露、雪霜两姐妹离开车箱内,车速变得很平稳时,冉云歌就细细的观察着沈墨脸上的表情,拿出银针用烈酒消毒之后就在沈墨的头上插上,凝聚心

《帝后》免费试读

待雪露、雪霜两姐妹离开车箱内,车速变得很平稳时,冉云歌就细细的观察着沈墨脸上的表情,拿出银针用烈酒消毒之后就在沈墨的头上插上,凝聚心神.手上仍探息这沈墨的脉搏.

‘悲白发不是一种剧毒吗?这脉搏怎么会这么虚弱,像失血过多一样.’冉云歌一步一步的探察着沈墨的一切.手也不断擦拭着沈墨额角上的汗.

会不会是蛊?冉云歌作出了大胆的猜测.定时发作,无缘无故的失血过多,对了,还有陷入昏迷在梦中过完一生.这不就是前世湘地流传的毒中之巨的蛊毒么?

冉云歌回想起典籍中对蛊的介绍:《诸病源候论·蛊毒候》:"多取虫蛇之类,以器皿盛贮,任其自相啖食,唯有一物独在者,即谓之为蛊,便能变泛指由虫毒结聚,络脉瘀滞而致胀满、积块的疾患.《赤水玄珠·虫蛊》:"蛊以三虫为首.""彼蛊证者,中实有物,积聚已久,湿热生虫."《证治汇补》卷六:"胀满既久,气血结聚不能释散,俗名曰蛊."

回想着这些,冉云歌蓦然想到开始时沈墨说的悲白发的制作流程及原材料.好像是涉及一些虫子,没有伤而失血,没有白花曼佗罗、颠茄、罂粟等至人迷幻的药材,就有迷幻之症.那么就只能用蛊来解释了.

心理有些明了,看着迷糊的沈墨就说了句:"老男人,为了进一步了解你的病,我要扒开你的衣裳了."

"嗯......"沈墨回了句,依旧闭着双眼.这个‘恩’不知道是听清楚了冉云歌的话而作的反应,还是本能的一种回应.

"算了."冉云歌嘀咕了一句,成这样了还能听清楚话么?于是扒开了沈墨的衣裳,双手不停的按压着沈墨白皙的胸膛,按到某些地方时沈墨会闷哼一声.

半响,冉云歌基本已确定这悲白发除了那剧毒之外,里面还加入了两种蛊.一种专饮人心血,一种使人陷入昏迷.对于蛊,又不好施针,万一刺激了蛊虫,转移了方向那可严重了.冉云歌第一次觉得自己医术很差,有些懊恼.

冉云歌为沈墨重新穿上了衣裳,理好了那凌乱的发丝,又擦了沈墨额角的汗水.心情不由沉了下去,冉家的灭门惨案和沈墨的白发之毒是不是一人所为?不是还好,若是的话,那人又是怎样的背景?一国的第一世家,说灭就灭......大晋......

冉云歌就这样陷入自己的思绪中,时间也不知过了多长......沈墨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枕在冉云歌的腿上,冉云歌凝视这马车帘幕,眉头轻皱.似乎沉溺在自己的思绪里无法自拔.

沈墨伸手,探出食指和中指抚平冉云歌微皱的额角.

"醒了......别动!"冉云歌感受到沈墨放在额头的手指,惊喜的说道,小心翼翼的把插在沈墨额头的几跟银针拔下.

"云歌,我的事让你费神了."沈墨说的有些歉意,坐直了身体,又说:"这毒......师傅正在配制解药了,药效还在试探中,所以我的毒没事的,就是有点吓人."

"尊师......"

"什么尊师,歌儿叫他老头子就行了."沈墨提到师傅流露出轻松的笑意,笑道:"师傅他从小就没为我少操心,只不过是每次配的药效都不尽人意,说是欠缺了什么?"

"你有没有想过,悲白发除了毒之外还有可能是蛊?"冉云歌试探性的问道.

"蛊?"沈墨疑惑的问道,又说:"师傅到是提过,不过又否定了.蛊只是在南蛮之地,那里又非常排外,不可能外传的."

"悲白发背后一定有一个凄美的故事吧?"冉云歌有着感慨.

"那本手扎里......是大晋乾武帝的一个妃子制的."沈墨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冉云歌,传说乾武帝凤天致的贵妃,凤天致还是皇子时那位贵妃就帮他夺得皇座,后来凤天致遇到了自己心爱的女子,一心要遣散后宫,也包括这位贵妃.贵妃当然不干心,她想要凤天致求她,想凤天致看着他所在乎的一切......后来大晋皇室受了大创,现在大晋就只剩拿少帝凤云臻了.

"可以见到你师傅吗?"冉云歌问道,看着沈墨又道:"我想和他探讨你种的毒."

"云歌的结果就是蛊吗?"沈墨说到:"歌儿能为我设想我真的很开心......"

"雪露、雪霜......今天能到帝都吗?"对于沈墨那无耻的话,冉云歌选择漠视,如果辩解只会落进沈墨的圈套中.冉云歌说到:"加快车程."

"是......"马车外传来回应.

"歌儿......"沈墨叫道:"我对蛊也有一定的了解,我只是猜测,确不敢肯定......我就把我师傅叫去冉府......我是暗阁的阁主,你救我那天......是因为刚服了师傅调制的解药,而暗阁的叛徒趁我虚弱时......后来你也知道了."

"叛徒呢?"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都过去了......"冉云歌握住了沈墨的手,低低说道,沈墨回望冉云歌,点点头.两人静默无言的对坐,顿时有种水乳交融的感觉.

马车渐行人声渐热闹,估摸着快到帝都了.

"公子,到了."雪露在外面说道,随即又听到两声落地的声音,马车帘幕就被拉开了.冉云歌和沈墨先后下了车,而冉府看门小厮就对冉云歌唤了声"公子."然后主动上前拉着马车走向一边.沈墨和雪露姐妹就随冉云歌进了府.

"这是我新购置的宅院,冉家祖宅......只有部分人看守."冉云歌边走边说,随即就来到了用善的厅堂.来了几个丫鬟陆续的上了好几道菜,把餐桌布置好又走了下去.

"雪露、雪霜你们也一起吧,行了大半个月也辛苦你们了."冉云歌坐下,对着欲离去的两姐妹说道.而沈墨很自然的在冉云歌的下边坐了下来.

"就知道公子最好了."雪露笑兮兮的说道,拉着雪霜在一边坐下.

一顿饭就在众人无言中过了.

章节在线阅读

《帝后》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依小懒)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沈墨,冉云歌)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依小懒)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帝后》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沈墨,冉云歌),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