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我不想当村长》悠闲小村长 男妃文 我不想当村长straight(直人文)

我不想当村长

现实连载中

经典小说《我不想当村长》由夏舜卿所编写的现实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胡父,胡母,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胡安适怎么会不知道林家人专门欺压村民呢? 在红梅大队的五保户李奶奶口中,她已经得知了林自得的爷爷是怎么欺凌李奶奶丈夫一家的了,还

|更新:2020-09-08 00:08:1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我不想当村长》由夏舜卿所编写的现实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胡父,胡母,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胡安适怎么会不知道林家人专门欺压村民呢? 在红梅大队的五保户李奶奶口中,她已经得知了林自得的爷爷是怎么欺凌李奶奶丈夫一家的了,还

《我不想当村长》免费试读

胡安适怎么会不知道林家人专门欺压村民呢?

在红梅大队的五保户李奶奶口中,她已经得知了林自得的爷爷是怎么欺凌李奶奶丈夫一家的了,还听说了林捡眼界格局小到连五保户每月几块钱的政府贴补资金也会苛扣。

如此恶人,坐在一村命脉的至高交椅上,实在是一村人的悲哀。

有时觉得打架和欺负别人不够体面,但图命强揍林自得,跟林捡对抗,她怎么就觉得那么开心呢?

胡安适笑着感慨着:“我懂了,这大概就叫恶人自有恶人磨吧!”

图命强听着这话觉得哪里不对劲,问:“你说我是恶人?我不恶好不好?主要是看对方是什么样的人……”

这时,胡父胡母回来了。

四人赶紧起身站成一拍,胡父胡母瞅着三个脏兮兮的男孩,满脸狐疑。

“叔,婶儿!”图命强领着付昂和张翱齐声喊道。

“哟,家里来客人了?”胡父问。

胡安适立即给他老两口介绍着:“爸妈,这位是我的同学图命强,这是他们大队的付昂,张翱。”

图命强,这个名字同时出现在胡父胡母耳边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概念。

胡母即刻拉下了脸,很不想待见图命强和他的朋友。不是因为他们一身脏兮兮的,而是因为胡父有心招图命强做女婿,恰巧他现在就出现在自己家里了。

他的到来,乐坏了胡父。

胡父热情的招呼他们坐回饭桌,还把自己珍藏的“老白干”拿了出来,与三位小伙子畅饮热聊。

胡安适与母亲胡母在四个男人的饭桌上完全插不上话,只有胡父,遇上一点白酒就开始释放天性了。

图命强和付昂,张翱的一生中,这是第一次接触到酒这玩意。

跟胡父碰杯的第一口,三人把酒当茶喝,半盏老白干一次入喉,三人被烈酒呛得面红耳赤,咳个不停。

胡母看在眼中特窝火,想发脾气。但作为知识分子,她的教养告诉自己,对第一次上门的客人不能这么过分,她忍了,即使看不下去,也一忍再忍。

心里不爽,胡母吃了一碗饭早早退场回房间了。

图命强已经开始头脑发昏,看到胡母一声不吭离桌回房,他疑虑了:“婶儿是不是不喜欢我们在这喝酒啊?”

喝上头的胡父直接怼道:“不用理她,叔叔陪你们就行啊!”

“谢谢叔!”

坐在一起相处起来,胡父感觉图命强比林自得舒适了百倍。他一直想再见见这个小伙子,早上还想着,可能的话,跟他坐在一起,整几杯酒,聊聊天,多了解了解这个很有眼缘的男生。

早上才想,晚上便实现了,胡父自然不会错过与图命强深聊的机会。

“你这么小就开始在外面做工挣钱了?”

图命强答道:“我都满了十六岁了,不小了,付昂和张翱才十五岁呢,不照样出去干活了,穷人孩子早当家嘛。”

胡父很满意的点着头:“嗯,不错,命强,这名字也不错,你爸妈是希望你的生命强盛坚硬才这么取的吗?”

图命强呵呵笑道:“很多人都是这么以为的,其实不是。正值强盛年代里,父母希望我长大了以后能铭记自己出生的时代,这个年代里出生的人,命都应该强吧!”

作为一个教书先生,胡父最喜欢这种有寓意,且关联着近代历史的名字了。

“嗯,好名字,你父母活着的时候,他们应该也是很有文化的人吧?”

图命强惭愧一笑:“哪里能跟您这样的文化人说自己父母是有文化的人?我父母不过是普普通通的农民罢了,也是靠自己的劳动挣钱糊口。”

胡父特喜欢跟他聊天的感觉,他很谦虚,说话更加委婉,不会让胡父有陌生感。每回答胡父一个问题,会让胡父觉得他对胡父满心的尊重,却又看不到图命强故意迁就他的心思。

付昂和张翱尚且年少,书也没读几年就跟着图命强外出干活挣钱了,知识分子聊天,他们俩插不上话,只会埋头吃菜,喝酒,并认真聆听知识分子的聊天内容。

最为震惊的是胡安适,曾经以为图命强的名字取得过于随意,以为是他的父母想让他接地气,好养,所以将名字取得贱皮了些。

没想到他的名字还有这层寓意。

世人是应该牢记历史,好的历史,应传承后世,错的历史,应吸取教训,在未来整改。如此才能使民族进步,强盛。

酒,是个好物种,有时候,它也是个害人的物种。

天黑后,不胜酒力的付昂,张翱贪杯,已经在饭桌上趴下了。

图命强一直用坚强的意志掌控着自己,每被劝酒一次,他都告诉自己:永易一个人在家,我得安然回去。

胡父跟他干杯后,忽然头脑发昏,问道:“命强,我把我女儿许配给你,怎么样?”

胡安适目瞪口呆的问道:“爸,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呢?”

图命强尴尬不已,他对胡安适可从来没有动过歪心思啊!想想都觉得自己不配,不知胡父怎么会看得上他,还要把女儿许配给他。

“爸没胡说,安适,你相信爸爸,爸爸看人的眼光不会错,命强的命一定很强,比那个林自得顺眼几百倍。”

“叔,我……我不配呀!”图命强没有说出自己早已心有所属,只是用一个不伤胡安适自尊的话答复着胡父,他宁可着贬低自己。

胡安适岂不知图命强比林自得好太多了,可只有她知道图命强对凌寒一往情深,她算得了什么呢?

房间里的胡母一直关注着他们的谈话,听到这儿,她再也不能无动于衷把自己关在房间了。

胡母火急火燎的来到饭桌前,大声怒斥着:“几杯酒把你喝傻了吧?几杯酒就让你把女儿免费送人了?女儿是我生的,送人也由不得你说了算。”

胡父想在图命强面前维持着一家之主的自尊,与胡父恩爱了大半辈子,今天终于对她拍桌子发火了。

“什么叫把女儿送人?我在给女儿找一个合适的对象。”

胡父一怒,图命强和胡安适乃至趴在桌上睡觉的付昂与张翱全都吓得站起来了。

胡母气的青筋暴露,拉着图命强肩膀衣袖讽刺着他:“合适的对象?你说他吗?你看看他的样子,穿得破破烂烂的,一身的灰尘泥土,我的女儿只配得上这样的对象吗?”

胡父侧脸观察了一眼图命强,他看到少年那张脸上写满了自卑,看到少年的心被一个不可理喻的大人中伤滴血,甚至看到少年被践踏的尊严散落一地。

如此羞辱图命强的话,付昂和张翱也听不下去了。

付昂为他辩驳道:“婶儿,命强哥可优秀了,您别嫌弃他。我们身上脏,是因为我们干的活就是泥地里脏活。”

胡安适心急如焚,图命强被她的母亲如此言语相击心里一定很难过,可向来乖顺的胡安适不敢跟父母辩驳。当胡母羞辱图命强的时候,她站在旁边只能干着急,不敢指责胡母来维护图命强。

胡母这次的行为,是胡父认为胡母最缺乏知识分子教养和风范的一次。无论怎样,图命强和他的朋友上门皆是客,纵使心有不满,也该等人家走了背后关着门说。

胡父一怒,抬起手臂指向胡母,眉宇间展现出胡母从未见过的怒相:“你……”

他想咒骂胡母什么来着,图命强担心他们一家闹得不愉快,急忙将胡父的手拉下:“叔,别吵别吵,没事没事,啊!这酒也喝了,饭也吃了,我们就不在这里打扰您一家了,等我挣了钱,我再请叔喝酒。”

图命强极力制止了胡父跟胡母的冲突升级,跟胡安适道谢,道别后,他领着付昂和张翱急急忙忙离开了胡父的家。

胡父像经历了一场失败的战役,丧着脸坐在椅子上。

胡母越瞧她越不顺眼,凶道:“把碗筷收拾了,不要什么都等着我来做。”

“我收我收!”

父母吵架,胡安适由始至终不敢吭声,即使看到自己心爱的男孩被母亲羞辱她也不敢多说。胡母发这脾气发号施令,胡父不执行,她马上执行了。

很久以后,胡父的心平静了,和胡母坐在黑白电视机前看了会电视,两人不曾说过一句话。

两人看了一部老旧的电视剧,恰巧看到电视画面里一个男人扇了一个女人一巴掌。

胡父突然发言了:“看到了吗?女人这辈子,对象没找好,受罪的就是自己。”

说起对象这事胡母就来气,她反驳道:“也就你认为那个图命强比林自得好。”

“他当然比林自得好,那林自得是个什么货色?最起码的礼貌都没有,我看着他就上火。”

“你看着他上火,我看着图命强更上火。你想他做我们的女婿,除非我死了!”

胡母气场强盛,胡父不屑与她一般见识,立马把自己的气势压了下来。

“胡太太,你看到的都是眼前的景象,你得把目光放长远一些懂吗?现在林家家族势力在大明村是盛行着,但世界在变,社会在变,以后的村选,民主和人权都会变,他林家不会一直这么盛行的,我敢说,未来发展几十年,林自得没有他林家家族势力,他不论是在外头还是在大明村,他都比不上图命强,我们的女儿,就该找图命强那样的潜力股,明白吗?”

“明白你个冤头鬼,尽知道胡说八道。世界和社会再怎么变,村选也都是投票决定的,不管林家人怎么样,图命强都是不可能有出头之日的。”

“妇孺之见!”胡父已经无法跟她沟通,跟她坐在一起看电视都嫌空气被污染,他丧气的离开椅子跑到床上睡觉去了。

《我不想当村长》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夏舜卿)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我不想当村长》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