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神仙也有孽缘》神仙烟缘图片 强强 神仙也有孽缘主角是萧云起,东澜的小说

神仙也有孽缘

仙侠奇缘连载中

《神仙也有孽缘》作者:珺不语,仙侠奇缘类型小说,主角:萧云起,东澜,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萧云起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眼前的景物越来越模糊,直到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 往前是虚无,往后是深渊,看不到一丝希望,一点点的荧光划

阅文集团
|更新:2020-09-22 09:11:5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神仙也有孽缘》作者:珺不语,仙侠奇缘类型小说,主角:萧云起,东澜,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萧云起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眼前的景物越来越模糊,直到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 往前是虚无,往后是深渊,看不到一丝希望,一点点的荧光划

《神仙也有孽缘》免费试读

萧云起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眼前的景物越来越模糊,直到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

往前是虚无,往后是深渊,看不到一丝希望,一点点的荧光划破黑暗,带来了一丝亮色,脚下蓦然出现了坚硬的路面,一束光亮映照在他身上。

萧云起四下打量,发现四周一片黑暗,是昏昏沉沉的死寂。

“萧云起。”一道妖异的声音响起,萧云起下意识的转头,除了黑暗,他什么都没看到。

“不用找了,我在你的神识之中,你看不到我的形态。”

萧云起试探着问道,“你是容衍?”

“不错。”那个声音回答。

“这是哪里?”

“这是你神识之中的地界,我把你拉到这里,是有事情想和与你说。”

萧云起摇了摇头,“有什么话等君临走了再说不行吗?干嘛要这样?”

容衍:“你真的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萧云起:“此话怎讲啊?”

容衍:“你要当心君临,这么简单的骗局你都看不出来么?”

萧云起微微蹙眉,“骗局?”

容衍:“当局者迷,你想要投奔玄都大帝完全可以换个方式,没有必要当着大庭广众的面儿,你以为你那点小心思君临会看不穿吗?”

听了容衍的话,萧云起顿时恍然大悟,原来,君临是想将计就计,给他那块儿玉牌就是在向众人宣布,他已经属于苍语大帝的势力,而他投奔玄都的举动,是君临授意的,说他尽力的,给人一种安抚手下的错觉。

萧云起:“你的意思是说,我不应该要她的玉牌?那我还给她不就完了吗?”

容衍:“晚了。”

萧云起心下一沉,看来,君临的城府颇深,如此一计,不动声色的就拉开了他和玄都大帝的界限,就连他这么聪明的人,都着了道了!

以后,所有人都知道了他是苍语大帝的人,他想要投靠东澜大帝,或者是玄都大帝,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可能了,君临看似不经意的举动,却绝了他的后路。

难道……君临发觉了什么端倪?

眼前的黑暗逐渐退散了,眼前朦胧的人影逐渐转为清晰,没有了神仙们的围观,没有了君临和东澜,只有呆鹅一脸关切的神色,“师父,你可算醒了,你忽然晕倒了,还是,还是苍语大帝把你给抱回来的……”

萧云起发现自己正身处东澜大帝之前给他安排好的房间内,显然,宴会应该是已经结束了。

嗯?总感觉哪里不对?萧云起反应过来,一脸惊恐的问呆鹅,“你是说,是君临把我抱回来的?”

呆鹅楞楞点头道,“是啊,当时师父忽然晕了过去,苍语大帝扶了你一把,结果师父你软趴趴的倒在了大帝怀里,所有人都吓坏了,苍语大帝直接抱起了你就向着这边走了过来,幸好后来蓬莱医仙说你只是太过劳累造成的短暂昏厥。”

他……倒在君临的怀里?有没有搞错?萧云起只感觉脊背发凉,那画面,想想就让人觉得不寒而栗,那个人,可是君临啊……

呆鹅道:“师父,当时你没看到,秦少尊的脸色可吓人了,像是恨不得把你挫骨扬灰似的。”

秦浩天么?萧云起一时间感觉有些头大,都怪这个容衍,不分场合,让他当众昏迷了,就算是为了立人设,君临也不会袖手旁观的,可她这一帮忙,他们二人更是揪扯不清了……

话说,君临似乎可以直接施法把自己变过来,为什么没有这么做呢?萧云起来不及细想,就见呆鹅从怀中取出了一张纸符。

黄色的符纸用朱砂勾勒出有些奇怪的图案,纸符泛着淡淡的金光,上面传来东澜大帝的声音,“我说大外甥,柳大兄弟醒了没有啊?”

呆鹅点了点头,回道,“醒了,师父已经醒了。”

东澜大帝的声音再次传来,“醒了就好,我这边有点事儿要忙,你就和他随便找点儿吃的垫吧垫吧吧。”

“这是?”萧云起将纸符从呆鹅手中取过,仔细端详起来。

“这个是传音符,只要注入一点仙力就可以联系上舅舅了。”呆鹅介绍道。

“这个东西倒是挺神奇的。”萧云起将纸符揣入怀中,“这个就送我吧。”

“那个是舅舅送我的礼物,师父……”呆鹅忽然一脸委屈,萧云起忽然有一种欺负小孩儿似的罪恶感。

“罢了罢了,这样,我帮你实现个条件来换,这下总行了吧?”萧云起循循善诱,这个是能够直接联系上东澜大帝的传音符,那可是相当于保命符一般的存在,呆鹅作为东澜大帝的外甥自然不会有什么危险,而自己就不一样了,他身后没有任何势力,关键时刻,有了这符说不定可以保命。

“其实我就是希望舅舅可以赌赢一次。”呆鹅糯糯说道,这个东澜大帝虽然好赌,但从来没赢过,也是乐此不疲。

萧云起目光一转,计上心来,“徒儿,你说,这九重天上,谁最有钱呀?”

呆鹅:“当然是财神了。”

萧云起拍了拍呆鹅的肩膀,“等我处理完事情回来,就帮你舅舅把财神的钱都赢光,你看怎么样?”

关于赌的方面,萧云起和东澜大帝正好相反,东澜大帝逢赌必输,而他逢赌必赢,九万年前的他就是如此,不知道九万年后,是否也会如此幸运?即便是没有这么幸运,他也有别的法子。

萧云起出了房间,身后传来呆鹅的声音,“师父,你干嘛去?”

“神仙有三急嘛,喝了一肚子的酒,当然是要找地方撒尿了。”萧云起头也不回的说道。

呆鹅:“师父,你走反了,茅房不是那个方向。”

萧云起:“谁说撒尿一定要去茅房了?”

呆鹅:“师父,九重天不让随地大小便……”

萧云起摇了摇头,没有再搭话,出了离忧宫,他随意伸了一个懒腰,他这次出来,自然不是找地方撒尿,而是去找君临,把玉牌还给她,之所以说是去撒尿,是因为害怕呆鹅会跟过来,反而有些麻烦。

君临送他的玉牌,总归是个烫手的山芋,萧云起摸摸盯着手中的白玉牌看了一会儿。

九重天,星瀚宫,经历了一次碧落妖君鸠占鹊巢的事件之后,仍旧有候鸟和仙鹤厚着脸皮来蹭灵气,三只仙鹤飞舞,给整座宫殿增添了几分祥瑞。

萧云起变成了一只喜鹊,趁着红儿和青儿不注意,直接飞入了偏殿院落之中,不是他不想正大光明的进来,只是觉得这种事没必要弄的如此兴师动众,遇到红儿和青儿难免少不了一番盘问,还不如直接进去。

偏殿的院落栽种了一颗三人怀抱般粗壮的梧桐树。

萧云起变成的喜鹊,停在了院落中央的梧桐树上,变成了人身,从树上一跃而下,他对这里的布局还是有几分熟悉的,准备先从偏殿穿过,去无暇殿找君临。

就在萧云起刚接近门口的时候,忽然听到了偏殿中有动静,可能是什么人在里面,这么想着,萧云起将身体贴在了门上,从虚掩着的门缝向里看去。

只见一个木桶里,升起了袅袅雾气,一道身影若隐若现,肤如凝脂,上面点缀着细密的水珠,质感吹弹可破,长发散落在木桶外,发梢处沾染了一些水,一绺一绺的黏在一起,看起来极为顺滑。

那侧脸堪称完美,精致的锁骨,再往下,是隐隐可见的风情,看的门外的萧云起不自觉的咽了一下口水,喉结无声的滚动,只感觉喉咙莫名的干涩,浑身隐隐有说不出的燥热之感。

明明是同一具酮体,九万年前他就品尝过,如今再看到仍旧有一种不可抑制的冲动。

君临漫不经心的用手撩拨着浴桶内的水,一点点的浇灌在锁骨之上,说不出的性感迷人。

萧云起只感觉自己在外面看的移不开眼,一股不知是从何处蹿升出来的热血让他脸红心跳,整个人不受控制一般。

君临修长的手指将长发一点点撩到了身前,温和的用水打湿,似乎分毫没有察觉门外有人在偷窥,她的动作很轻柔,却像是小猫的爪子,一下,一下,在心上挠着,撩拨的人心痒痒,越发觉得煎熬。

萧云起迫使自己冷静下来,眼前的女人可是君临,是可以要他命的毒药,已经害的他跌入了无极深渊一次,他要做的,就是报复这个女人,怎么能够因为她的色相而心软呢?

一想到自己在无极深渊的经历,萧云起的眼眸,便泛起了冷光,被无数厉鬼撕扯灵魂的痛苦,让他永远铭记,索性,他还活着。

君临的动作更大了起来,微微从水中起身,像是要低头将全部的头发打湿,如此角度,便更能看到她胸前的丰满了,萧云起只感觉脑海一片空白,所有的思绪都不翼而飞,便不由自主的吐出一口浊气。

他太过刻意的喘息瞬间落入君临耳中,只见君临转头,眼中杀意遍布,迅速从水中出来,套上了衣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了门口。

君临迅速打开了门,瞳孔中映射出了萧云起的模样,她的眼神之中,带着毁天灭地的杀意,只要她动一个念头,便足以让眼前人灰飞烟灭!

《神仙也有孽缘》精彩评论

    群像。(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成长也许很曲折,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就凭这个卷首语+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国足都能出线,你还有什么不可能”,我就要强推这《神仙也有孽缘》,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edit:情怀用力过猛-1;部分情节文青虐主-1;超出作者(珺不语)圈子的部分略失真-1;校园生活活灵活现+1;脑残反派比例少+1;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10086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