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墨语箫歌》女主墨语歌小说 第六十三章 钟鸣北陬,气贯斗牛 墨语箫歌BG文

《墨语箫歌》女主墨语歌小说 第六十三章 钟鸣北陬,气贯斗牛 墨语箫歌BG文

发布时间:2019-11-08 00:10:00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玄阿 状态:已完结

玄阿新书《墨语箫歌》由玄阿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夷歌,黎之气,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夷歌进入茅草小院,严峻老僧,盘坐于石台之上,草庐旁有一颗参天古树,夕阳余晖透过枝叶照在夷歌身上,夷歌逆着余晖望去,见古树之上竟然

>>>《墨语箫歌》在线阅读<<<

《墨语箫歌免费试读


夷歌进入茅草小院,严峻老僧,盘坐于石台之上,草庐旁有一颗参天古树,夕阳余晖透过枝叶照在夷歌身上,夷歌逆着余晖望去,见古树之上竟然栖息着一直大鸟,夕阳落在大鸟身上,犹如火凤涅槃,猛然之间误以为太阳鸟栖于古树之上,巨鸟注视夷歌眼中似有悲铭,夷歌不知这巨鸟乃是佛家瑞兽桑桑鸟,桑桑鸟远可以追溯到和暝鸿鸟时期。桑桑鸟感知夷歌身上有暝鸿鸟的气息略感伤怀,所以夷歌才会看到它眼中的悲怀。老僧缓缓开口:“阿弥陀佛,施主果然非池鱼之物,这桑鸟久息于古树之上,长眠不醒,没想到今日竟聚感怀之光与施主”,夷歌微微躬身感叹道:“没想到这世间竟然还存在着古瑞兽桑桑鸟”,老僧道:“我陪着它已有九十余载,从未见它开目视人,今日公子前来,它竟开眼以待,看来施主有独到缘法”。夷歌思索着为什么这桑桑鸟会对自己另眼相看呢?可是想了一会儿也没想出其中所以。这时老僧开口道:“阿弥陀佛,贫僧了缘,所修的乃是燃木刀法”,暮辞曾经和夷歌说过天下各家兵器刃法,所以夷歌对燃木刀法有些了解,燃木刀法以戒刀为兵,急速戒刀,一式燃木刀为九九八十一刀,刀锋所过之后,见木而燃,佛家功法是以戒刀最为凌厉,少却了许多佛家慈悲之意。燃木刀法大成之时以手为刃,手既为刀,刀既为手,掌锋所过既是刀锋所过,所过之物如浮丝线,分而不开,与人交手之时,中此刀法浑然不知疼痛,唯有流出的鲜血方可知道自己身中此刀,刀法所过温度极高,所以伤口极难痊愈。夷歌想自己所能调动的九黎之气经过两次争斗已经接近极限,星罗万卷的功力也所剩无几,唯一的办法就是使用骨简中的剑法,但是骨简中的剑法自己还并没有学全,夷歌只期盼着这骨简中的剑法隐藏于世已有数千年之久无人见过,唯有出其不意方有胜利的一丝希望,最后方有一丝之力死战下一关。老僧见夷歌发呆提醒道:“阿弥陀佛,施主请赐教”。夷歌从自己的思索中醒过来点了点头道:“请大师指教”。只见了缘单掌礼佛,右掌出掌极快,手落垂下,两式燃木刀法已出,刀锋凌而不乱,看似杂乱无章,却将夷歌躲闪之路全部堵死,唯有后退,可是刀锋在前后退迟早也要和这刀锋所触,到时气势落威,运功以对也要挨上几刀不可。夷歌以指代剑,嘴唇微动‘血落夕阳’,见夷歌如晚落夕阳,剑气彭发,犹如夕阳下的血色余晖照耀大地,一剑所过抵挡掉无数刀锋,剑威之势虽然已见微弱,但是还是穿过刀锋袭向了缘。了缘双手合十刀锋萦绕于身,血落夕阳所剩余威尽消失于萦绕刀锋之间。血落夕阳余威未落之时,夷歌早已身随意动又是一招‘残阳嗜血’,光临大地,所过之处,冉冉生烟,如火燎原,殊不知这乃是剑气穿击物体,高温摩擦所产生的烟雾。了缘刀法合一,势出一处,刀剑争鸣,天地升温。犹如两柄巨大的刀剑相争,只是听不见金铁交脆之声,唯有在高温下已经慢慢枯萎的花草树木能证明这里正在进行着一场天地决斗。两人聚力凝兵,相持以对,夷歌剑法未成,本接奇异,功力不足,夷歌只好收剑闪躲。夷歌见长此僵持之下也不是办法连出三剑‘霞光日陷’,‘赤日炎炎’,‘旭日朝辉’。三剑齐出虽然夷歌功力不足,但是剑威不落,远远望去若日出须弥,夕阳西下,日出须弥,双日争辉。了缘从未见过如此奇特的剑法,剑法所持温度竟然和自己的燃木刀法有一丝相同之处。了缘内力传于脚下平地而起,双手合十缓缓劈下,如穿山略甲,了缘嘴唇微动:“叼天之光还敢与日争辉,那我就叫你刀扬日落”。夷歌三剑抵挡一刀,仍见劣势,夷歌滑出数步停下。这时日落只剩一丝余晖,月亮却早已悬挂天上,好像在惜别这短暂的相见。夷歌默默闭上眼睛他终于想通了‘日月同辉’,夷歌又继续同处两剑‘光芒万丈’紧接着就是刚有所悟的‘日月同辉’,只见月亮与晚霞暗淡,夷歌出现两身体,一个霞光萦绕,一个月落皎洁,两者相辅相成,阴阳交汇寒极为阳,炙极为寒。了缘一时无法分清两者虚实,两记手刀各探虚实,了缘闭上双眼,耳动如聪如明,夷歌近了,一掌劈下,正中夷歌左臂,夷歌见状不妙赶紧身退,了缘借此侧退躲开另一剑,了缘试探之后发现两剑均为实,但是想到夷歌对这套剑法还不熟悉,而且接连三场功力消耗,所以先以刀劈路,再躲来攻。夷歌落下看见自己的左臂衣袖全无,流着鲜血。了缘双手重新合十:“阿弥陀佛,罪过罪过,施主还是早些离去吧!苦苦相留,多受苦累,贫僧也要多造罪孽”,这时天地风旋,桑桑鸟抖落身上尘土,露出亮丽羽毛,真是羽若金镶。只见桑桑鸟从身上啄落一片羽毛覆于夷歌左臂伤口之处,瞬间伤口愈合,羽若金鳞长于夷歌手臂之上,夷歌轻轻抚摸,发现金鳞环臂,坚硬无比,夷歌甚是惊喜。

寺内高僧见此连连称奇:“桑鸟乃佛家瑞兽,奉于寺中百年之久从未开目,如今却为此人啄羽疗伤”,这时突然听见桑桑鸟高鸣一声,声如钟鸣,鸣动北陬,气贯斗牛。了尘佛音高亢:“阿弥陀佛,了缘师弟,既然瑞兽高鸣,说明这位小施主颇具佛缘,请这位小施主入关吧”。了缘唇音皱起:“桑鸟之音,多护加持,想我再擅加阻挠,怕是要激怒瑞兽了,施主请入关吧!桑鸟与你有缘,望你日后多来探望于它,以解它百年孤苦”。夷歌总是感觉桑鸟钟鸣好像哪里见过,但是就是想不起来。古昔桑鸟暝鸿相伴而飞,两者争鸣,声动九霄,走卒猛兽闻之,唯恐避之不及,所以常常可以相救于弱小,而且它们性格温善,所以人们将之视为神鸟,但是后人愚钝,暝鸿向日而飞,竟以为是吞日之光,征杀暝鸿,自此桑鸟孤伶翱翔,日久而衰,所以世间少有桑鸟暝鸿。夷歌烟萝花谷受伤,意外沾染暝鸿骨血,而且暝鸿剑柄、剑鞘均是暝鸿鸟骨所制,暝鸿剑又以震魂认主,夷歌身上自然多了许多暝鸿鸟的气息。夷歌告别了缘,又告别了桑鸟,继续五方路之行。

《墨语箫歌》 精彩点评

肤浅的民族主义者上蹿下跳的太狠了,这书你谈什么跪舔洋奴只能暴露你不懂汉语——不懂汉语当什么皇汉,还嫌自己不够丢人?通篇阶级叙事,讲的就是小资产阶级(中产)的脆弱,看的就是500废的丑恶。这也是所谓真实感的来源。只懂意淫和自卑的无能狂怒分子讨厌这书是理所当然的——审美跟不上看不明白啊。这书不给五星的原因是本质上是跑团记录,文学性人物塑造都差,冗长缓慢这都是没必要反驳的缺点。因为这书就是大家其乐融融的游乐场,指着抄袭跳脚仍然是不知道自己丢人反而自豪的无知所致,你知道这书怎么写的吗?从同人作者(玄阿)到作者(玄阿)再到读者,对这相关的问题都是门清的,大不了弃坑不写了。这短评就是为了看耍猴而写的。请猴自行签到。

墨语箫歌

墨语箫歌

作者:玄阿类型:武侠状态:连载中

肤浅的民族主义者上蹿下跳的太狠了,这书你谈什么跪舔洋奴只能暴露你不懂汉语——不懂汉语当什么皇汉,还嫌自己不够丢人?通篇阶级叙事,讲的就是小资产阶级(中产)的脆弱,看的就是500废的丑恶。这也是所谓真实感的来源。只懂意淫和自卑的无能狂怒分子讨厌这书是理所当然的——审美跟不上看不明白啊。这书不给五星的原因是本质上是跑团记录,文学性人物塑造都差,冗长缓慢这都是没必要反驳的缺点。因为这书就是大家其乐融融的游乐场,指着抄袭跳脚仍然是不知道自己丢人反而自豪的无知所致,你知道这书怎么写的吗?从同人作者(玄阿)到作者(玄阿)再到读者,对这相关的问题都是门清的,大不了弃坑不写了。这短评就是为了看耍猴而写的。请猴自行签到。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