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逆爱重生:薄情总裁追前妻》薄情总裁追前妻苏微 第二十七章 落魄归家 逆爱重生:薄情总裁追前妻免费下载

《逆爱重生:薄情总裁追前妻》薄情总裁追前妻苏微 第二十七章 落魄归家 逆爱重生:薄情总裁追前妻免费下载

发布时间:2019-12-02 18:14:26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阿哲学长 状态:已完结

新书《逆爱重生:薄情总裁追前妻》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阿哲学长,主角白无丞,罗蔓,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27、 苏小海这一吐就吐了好久。久到白无晟打了好几个哈欠,看着苏小海还是在干呕。 “不会出什么问题吧?”白无晟拍拍苏小海的脸蛋:“

>>>《逆爱重生:薄情总裁追前妻》在线阅读<<<

《逆爱重生:薄情总裁追前妻免费试读


27、

苏小海这一吐就吐了好久。久到白无晟打了好几个哈欠,看着苏小海还是在干呕。

“不会出什么问题吧?”白无晟拍拍苏小海的脸蛋:“喂?喂?前嫂子?醒醒?醒醒?没事吧?用不用去医院啊?”

“唔。”苏小海靠在副驾驶靠背上,无意识的喃喃着什么。白无晟听不清。他看了看苏小海身上被吐的样子,差点一个白眼儿翻到外太空。

他是造了什么孽啊!怎么所有事情一碰到苏小海就容易跑偏呢?上次他好心想送她下山被拒绝,好心告诉白无丞之后还差点被送到R国;这次他好心安慰苏小海,没想到结果却是糟蹋了自己这么好的跑车。

也许苏小海不是他们白家的“福星”,而是灾星吧!

“哎哎哎,前嫂子。你住哪儿啊?”

苏小海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白无晟抓耳挠腮的,说那些酒喝完之后一点感觉没有是骗人的,只不过白无晟天生酒量好点,上头的时间也往后推了一点。

“前嫂子你倒是说句话啊……”觉得有点上头了,白无晟赶紧趁着最后清醒的时候启动了车子。他犹豫再三,终于一咬牙一狠心,把车子一路开到了白无丞的别墅。

“叮咚,叮咚。”

半夜十二点半,别墅的门铃突然响起。管家在半分钟之后穿戴整齐的出现在门口,一打开门,就看到白无晟抱着苏小海,俩人散发着强烈的味道。

“大叔,她就交给你了。”白无晟把苏小海放到了管家的手里,自己迷迷糊糊的往前走了几步,然后“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呼……呼……”

“……是的,二少爷是抱着喝多了的夫人回来的,二少爷他也在进门后酒劲儿上头睡着了。”通过电话,管家正在向白无丞报告着目前的情况:“我已经安排二少爷在客卧住下,夫人也躺在主卧,俩人睡的都很熟。”

“……看样子确实是喝了不少酒。尤其是夫人,喝的没有意识了。二少爷也睡的很死,怎么也叫不醒。”

“……是的少爷,我知道了。”

通话掐断。豪华的总统套房内,白无丞看着黑下来的手机屏幕,冷峻的表情盯着落地窗外。

喝酒?没有意识?呵,看来她苏小海还有很多能让他火大的东西呢。离开碧海蓝天才短短几个小时,她就能和自己的表弟厮混在一起,俩人还一起在深夜回家?

白无丞深呼吸,再深呼吸。可是他发现无论他多么想冷静下来,脑海里却不断的回忆着管家报告的消息,甚至还能描绘出那样的画面——白无晟抱着苏小海敲开了别墅的门,俩人都喝得醉醺醺……

“啪!”红酒杯被扔到了沙发边,透红如血的酒水染湿了一片地毯。湿润的液体顺着地毯的纹路蔓延,不一会儿就染红了一大片区域。白无丞盯着那片红色越来越扩大,最后停止,神色冷峻。

“无丞,你怎么了?没事吧?”

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沈佩佩,身上只围了一条大浴巾,酒红色的长发沾着水汽,白里透红的皮肤布满光泽。她赤着脚,从浴室到白无丞的身边,留下一串浅浅的水印。浴巾松松垮垮的包裹住她的身体,渗透出更多的妩媚。

“啊!这是什么?”沈佩佩看清之后松了一口气:“原来是红酒啊。”

整间屋子都被若有似无的香气充盈着。沈佩佩攀上白无丞的肩膀,身子软的像是一条美女蛇。

“无丞,别不开心了。”沈佩佩在白无丞的耳边吐气,用自己身上的香气侵入着他的神经:“我最不喜欢你皱眉头了。”

面对这样美女在怀的艳景,白无丞表现的出乎意料的镇静,或者说是过于平静。沈佩佩看他心思不在自己身上,更卖力的使出狐媚,玉指撩上白无丞的衬衫……

“够了。”白无丞按住了沈佩佩欲解开扣子的手,冷冷的甩出了这两个字。他把她伸过来的胳膊拿开,然后潇洒的转身,径直向门口走去。

沈佩佩眼中的错愕一闪而过。

“无丞,你、怎么了啊?”沈佩佩一边拉着浴巾,一边慌忙的追着白无丞直到门口。看白无丞真的要离开,沈佩佩急的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

白无丞皱眉,冷声道:“放手。”

“无丞,你要去哪里!”沈佩佩拉住他的胳膊:“是我做错了什么吗?无丞你别走好不好,我好不容易回Z国一次,难道你就不想我吗?你就不珍惜和我在一起的时间吗……”

沈佩佩的话还没说完,手里抓着的胳膊就被抽出,力气之大让沈佩佩往后趔趄了好几步。白无丞整理着起皱的衣袖,不耐烦都写在了脸上。

“对不起,无丞。”沈佩佩低着头:“我只是太在乎你了……”

白无丞闻言,脚步一顿。

“想在我身边待的时间长点儿,就要学会闭嘴。”白无丞道:“我虽然不希望你太聪明,但也不想你连这点事情都不明白。”

沈佩佩身子抖了抖,等她回过神来才发现白无丞已经离开了,留下房间的大门敞开着。呼呼的冷风吹入房间,也冷透了沈佩佩的心。

原来她在他心里还是没有地位,原来在他看来,她和其他的女人都是一样的。沈佩佩跌坐在地上,亏她一门心思都扑在了白无丞的身上……

可是她不甘心!不甘心!沈佩佩攥着拳头,心里愤恨着。论身家,她家族往上数起来也是贵族,比苏小海的出身不知道好了多少;论样貌,她也是圈内数一数二的美女;论学时和才华,她和白无丞在同一个大学毕业,她会的和他一样多。而苏小海,她只是一个高中毕业的丫头,就连她那所谓偶像演员的标签,在沈佩佩的眼里,也是不值得一提。

可就是这样的苏小海,有能力让白无丞从她的身边离开。

也许……也许白无丞不是因为苏小海离开的?沈佩佩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假象着,也许是公司突然有事,或者说是白老爷子让他回去,或者……或者是其他的女人……

只要不是苏小海!只要不是苏小海!她沈佩佩都有绝对的希望胜利!

可是那个曾经和白无丞结婚六年的苏小海,却像是长在沈佩佩心里的一根刺,怎么也拿不开拔不掉。

“我不能输……我不能输……”沈佩佩红着眼睛,压下心中的怒火。她掏出手机,按下了一串熟悉的号码。

“喂?是我。”

“继续给我查!我要苏小海的所有动向,一点!一点!一点都不能放过!”

“……”

黑沉沉的夜,就像是无边的墨水泼洒在天空里。点点的繁星和洁白的月光挣扎着露出身影。白无丞驾驶的跑车,在夜色中疾驰着。在近凌晨三点的时候,白无丞终于推开了自家别墅的门。

“少爷,你……”管家穿着睡衣,看着突然回到家的白无丞,惊讶了一下。

白无丞把外套脱下来给他,没有说多余的话,他径直的走上二楼,推开了卧室的门。就算是管家吩咐下人清扫过,白无丞也能从空气中捕捉到微弱的酒精味。

在看看床上睡的很熟的苏小海,脸颊通红,一身酒气。白无丞皱眉,她到底喝了多少酒?

“唔……”梦中的苏小海还不老实,不停的扭动着身子。

“热啊,好热……”被子被掀开一角,苏小海感觉到凉风,身子也往外面挪了挪。白无丞就这么看着她,仿佛要把她的身子看出一个洞来。

“哼哼……我还能喝……嗝……”

白无丞叹气,看着睡着还说着梦话的苏小海,替她盖好了被子,转身进了浴室。

十几分钟后,白无丞洗完澡出来。苏小海老老实实的睡在床上,白无丞也上了床。突然觉得有些不对,白无丞伸手在枕头上抹了一把,发现上面湿透了。

“呜呜,妈……我好想你……”苏小海闭着眼睛流泪:“我没有家了……呜呜……没有人喜欢我了……呜呜呜呜……没有人爱我了……”

白无丞的手一顿。也就是这短短的停顿中,苏小海伸出了两只手握住了白无丞的。

“妈妈,我要怎么办……我怎么什么都做不好……”

“我不能……不能……再喜欢……”

“会死的,我会死的……我会再死一次的……”

白无丞看着无意识的苏小海,眼神竟然溢出了一点儿温柔意味。他没有生硬的抽出手,而是任由苏小海拉着。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白无丞想,就当是他发了次善心吧。虽然这次发善心的对象是这个女人,不过有些奇怪,自己竟然觉得可以接受……

白无丞躺在苏小海的身边,闭上了眼。

她刚刚说不能喜欢,是什么意思,再死一次,又是什么意思?白无丞突然想到离婚那天晚上自己做的梦。

梦里的苏小海拿着水果刀,微笑着一步步离开他的视线。

突然,血红一片。

《逆爱重生:薄情总裁追前妻》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阿哲学长)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白无丞,罗蔓)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阿哲学长)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逆爱重生:薄情总裁追前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白无丞,罗蔓),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逆爱重生:薄情总裁追前妻

逆爱重生:薄情总裁追前妻

作者:阿哲学长类型:现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阿哲学长)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白无丞,罗蔓)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阿哲学长)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逆爱重生:薄情总裁追前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白无丞,罗蔓),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