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帝后》帝后是什么意思 第四章 旷世剧毒悲白发 帝后免费下载

《帝后》帝后是什么意思 第四章 旷世剧毒悲白发 帝后免费下载

发布时间:2020-01-14 00:16:59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依小懒 状态:已完结

经典小说《帝后》由依小懒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沈墨,冉云歌,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天际,晚霞笼罩着整个苍穹,一轮血色夕阳缓缓沉入山峦;地上,一辆褐色的马车在古道上缓缓行驶,留下两道痕迹和满地的灰尘飞扬 马车行至一

>>>《帝后》在线阅读<<<

《帝后免费试读


天际,晚霞笼罩着整个苍穹,一轮血色夕阳缓缓沉入山峦;地上,一辆褐色的马车在古道上缓缓行驶,留下两道痕迹和满地的灰尘飞扬.

马车行至一家四合院门前便停了下来,驾车的俊美男子跳下车辕,轻轻唤了道:"公子,到了."

男子刚要掀起马车帘幕,蓦然感到脖子一凉,原来在半路捡回的白发男子已然清醒.

白发男子的一只手扣住了他的脖颈,即使白发男子此时非常的虚弱,但是他还是感觉到了凛冽的杀气,就如当年和第一次见到公子时的感觉一模一样.冷冽、无情,恰如地狱而来的修罗使者.

或许是被这嗜血的杀意影响,马车内闭目的少年猛然的睁开了双眸.

而这一瞬间就对上了白发男子如困兽般的眼睛,嗜杀、孤独、绝望却又带着强烈的不干与求生的欲望.他的这个动作仿佛在告诉马车内的少年,即使他濒临死亡,但是你们主仆对他有什么危险,他仍能拉你们主仆一起入地狱.

而此时的少年,被强烈的震撼了,看着白发男子就像看到了前世的他.

没有做错什么却因挡住了某些人的利益,不断的被追杀,逼迫着他快速的成长.从一名懵懂无知的漫烂少女逼成了最后冷血的血狐女皇.

即使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走投无路困于盛世大楼,没有低头,而选择同归于尽,.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处于世界巅峰,却真的是高处不胜寒啊......

白发男子看着呆呆出神的少年,感受到他身上所散发的点点伤感,愣愣的不由自主的问道:"我可以相信你吗?"

声音沙哑,这几个字仿佛用尽毕生的力气.

少年带着心疼的眸光,扳开了扣着俊美男子脖子的手,然后轻轻的握住.

他和前世的他如此相似.

今生,她得到了解脱,而他,依旧在生死的边缘徘徊.所以她想帮他!

直到多年以后少年依旧庆幸他今日的决定.少年对着白发男子轻柔的说道:"我是冉云初!"

白发男子看了冉云初一眼,眼神闪烁着光芒,仿佛在确认着什么,过了半响,张了张嘴,终究昏了过去.

"公子,对不起!"俊美男子见白发男子昏迷过去,低着头对着叫冉云初的少年道歉."是属下大意了."

"没事,这事毕竟不是你能控制的."冉云初对着俊美男子安慰.似乎又想到了什么,问道:"子谦,还没有哥哥的消息吗?为何我总感觉他就在周围."

"没有!"子谦回道.

三年前公子就走了,只有小姐仍相信公子没有死,这么多年坚持不懈,也没放弃过寻找.

"噢!"冉云初失落有些失落.

抱起了昏迷的白发男子,往四合院的主卧而去.

"子谦,把我的药箱拿进来."

子谦看着冉云初单薄的背影,有些心疼了.明明才十三岁的年纪却如三十岁的人的语气,形势作风也如历尽沧桑般.

父母早逝,兄长失踪,还要照顾年幼的妹妹.若是冉家大小姐还好,可又偏偏扮成逝去的兄长,作为男孩,那么肩上的责任就重了.

冉云初把昏迷的白发男子置于床上,抓起手就开始诊脉.

"公子,还是我来吧!"子谦说着,毕竟男女有别.

说罢打开了随行的药箱.

"还是我来吧,你的医术还没到家."冉云初淡淡的说道.

诊完了脉,撕开了白发男子染血的玄衣,看着胸口那穿透的一剑,在稍微右偏一点那可是绝对的透心凉啊,幸好意志力够强,也幸好遇到了他.

"子谦,去准备点补血的药材,他失血过多."冉云初自顾的说着,手里不停的处理胸口的剑伤."顺便把洪城近期的重大事情报告给我,把这边的负责人也一同叫来."

也幸好只是胸口的伤最重,其他的都是皮外伤.

"是"子谦回道,心疼归心疼,但他终究不能悟逆公子.又看了昏迷的白发男子一眼,叹息一声,也不知道他触动了公子那里的敏感了.

时间一恍,三天以过,冉云初处理好最后一叠文件,站起身扭了扭酸痛的脖子,活动了下筋骨.然后走了出去,推开门,抬头看着天际,夕阳已沉入西边的山峦.

"公子."从前面走来一少女,手里端着一盏茶,少女看了冉云初疲惫的容颜,轻道:"这是雪露煮的提神药茶,喝点吧."

"嗯."冉云初接过雪露递来的茶,呡了一口,又把茶杯递给雪露,往外走去,问道:"那天我带回来的白发男子,醒了没有?"

"没有."雪露回道,接过冉云初递过来的茶杯,跟上冉云初的步伐,说道:"不过有公子的药,外伤以好的七七八八了,醒来只是早晚问题."

冉云初一路行至安置白发男子的房间,路上雪露又说了几件洪城近期发生的事和洪城几个有名的人物.

走到床前,冉云初看着躺在床上的白发男子.此时,脸色恢复了红润,不像初见时的惨白,一身玄色衣袍已换下,脸上也没有那时的凛冽,宛如一个温润的公子.

这时冉云初才注意到男子俊朗的面容,丰硕的身材,整就一个妖孽啊......冉云初忍不住感叹,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童话故事里的睡美人.也不知道吻一下会不会醒来.

"公子."雪露站在冉云初背后,忍不住问道:"这位公子中了悲白发,而且身上的伤都是至命之伤,我们救他不会惹什么麻烦吧?"

虽然这公子长的很好看,万一救了只白眼狼岂不更麻烦?在说这致命的伤和那是说中的悲白发,一般人怎会接触的到?

"悲白发?"冉云初问道.

这是什么毒?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

"噢,这是武林早以失传的剧毒."雪露又补充道:"这毒非常霸道,中毒瞬间满头青丝尽白发.我也是查了好几本医术典籍才确定的."

冉云初看了昏睡的白发男子一眼,当初在诊脉时只发现中了毒,却没想到这么严重,居然还是失传的.

她怎么幸运?难得做回好事却不想又捡了大麻烦.

冉云初无奈说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雪露,吩咐下去,好好照顾他吧."

"......"

雪露很想对冉云初翻个白眼,当初接手冥地时怎么没那么仁慈?

冉云初走了出去,雪露跟在后面,轻轻的关上了门,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床上昏睡的男子的手指微微动了动,眼睛想争开确又争不开.

对于雪露的问题,冉云初才不会说这其实是有他的私心.更何况,主子一定要回答下人们的问题吗?虽然她这个主子年龄小了点,不是那么尽责.

"公子."子谦从外面走了进来,看了冉云初身后的雪露,唤了声:"雪露姑娘."

冉云初看着子谦,雪露对于他的问候也微微颔首.

"今晚是洪城郡的惠兰县主和洪城郡的才子们举行的赛诗大会,公子要去吗?"子谦问道:"马车都已经备好了."

而且公子,你是去年大秦的少年状元,如今来到洪城郡,估计洪城郡王都已接到消息,只是目前还不知道你住在那里,如果不是暗中拦着,洪城的学子怕是早来拜访了.

"来了怎能不露脸呢?"冉云初露出一个微笑,参加洪城的赛诗大会也是他来这的目的之一.

"......"

子谦和雪露看着微笑的冉云初,他们无奈了.他们的主子很淡默,这些年除了对他哥哥和妹妹的事上心外,其他的都勾不起一丝兴趣.偏偏还弄了个状元回来,人前一副温文尔雅的公子哥.只有他们明白就他们主子会装.

"今晚露露陪我去吧!"冉云初吩咐道:"子谦你就把冥地的事处理好吧."

"是."雪露和子谦回道.

太阳落山了,离赛诗大会没多久了,是该回去准备了.

《帝后》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依小懒)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沈墨,冉云歌)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依小懒)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帝后》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沈墨,冉云歌),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帝后

帝后

作者:依小懒类型:古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依小懒)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沈墨,冉云歌)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依小懒)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帝后》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沈墨,冉云歌),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